办事指南

埃德米利班德在纳尔逊曼德拉的纪念碑上:英国应该为其在帮助解放南非方面的作用感到自豪

点击量:   时间:2017-11-19 21:21:15

<p>能够与数万名坐在大雨中的南非人一起纪念和庆祝纳尔逊·曼德拉的生活,我感到很荣幸</p><p>感觉就像两个独立但相互关联的事件</p><p>索韦托体育场的隧道和楼梯全天都充满了南非人的吟唱和欢呼,他们决心在那里,无论天气如何</p><p>也有些时候人们停下来专注地听,比如当曼德拉的孙子们动摇地说他们想要走进他们祖父的鞋子时</p><p>但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时刻之一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讲话,向那些在治愈种族隔离的伤疤方面发挥的非凡作用帮助激励他的人致敬,因为他成长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p><p>奥巴马总统亲自讲述了曼德拉的勇气,解释了他如何在全世界引发了希望,并在他自己的国家实现了和解</p><p>他还谈到了曼德拉的幽默和谦逊</p><p>他讲述了曼德拉的力量来自于一个脆弱的人类,以及一个全球偶像</p><p>但最重要的是,他尖锐地告诉所有人 - 包括聚集在体育场内的所有总统,总理和政要 - 向纳尔逊·曼德拉表示敬意是不够的:在反对不公正的斗争中需要采取行动</p><p>这是一个教训,所有政府和政治家今天应该带回家</p><p>当我站在那里,自豪地代表工党时,我也记得那些参与英国反种族隔离运动的人</p><p>曼德拉曾将英国描述为“我们流亡运动的第二故乡”</p><p>我们应该为所有在英国参与这一运动的人们感到骄傲,因为他们在帮助解放南非方面发挥了作用,即使这一事业看起来徒劳无功</p><p>纳尔逊曼德拉从监狱释放的部分原因是国际压力</p><p>而这种压力来自于像英国人一样游行,竞选,拒绝购买种族隔离政权生产的商品</p><p>在我年轻的时候,我遇到了Ruth First和Joe Slovo,他们是两个解放南非运动的英雄</p><p>我12岁的时候他们来到了我父母家</p><p>不久之后,Ruth First被南非秘密警察发送的一枚包裹炸弹炸死</p><p>这是一个教训,我永远不会忘记政治中的赌注有多高</p><p>但是追悼会是庆祝曼德拉生活的一天</p><p>它仍然激起我们,因为在这场斗争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痛苦,并且因为他告诉我们,当人们采取立场时,即使是最大的障碍也可以克服</p><p>正如奥巴马总统所说的那样:“当夜幕降临,当正义在我们心中沉重时,当我们最好的计划似乎遥不可及时,